对中非经济合作的质疑不靠谱_速速商贸网 
对中非经济合作的质疑不靠谱
分类:新闻资讯 热度:

2013年中国政府提出“一带一路”国际合作倡议以来,非洲一些国家也进入了该倡议的规划范围,倡议得到了所在国政府的积极响应,继而诞生了肯尼亚蒙内铁路、吉布提国际工业园等一批“一带一路”中非合作项目。

然而,在这个过程中,针对中非经贸合作、“一带一路”倡议的质疑始终存在。譬如,美国国务卿蓬佩奥2018年6月18日在底特律经济俱乐部发表长篇演说,声称非洲领导人对中国附加政治条件的投资充满疑虑,中国致力于将非洲的港口建设为军事设施;2018年11月19日,美国副总统彭斯在APEC会议上暗指中国向广大发展中国家提供不透明的贷款,支持一些质量低劣的建设项目。

凡此种种负面的舆论,不一而足。总体来看,当前外界对中非经济合作的负面舆论观点集中在以下三个方面:中国对非洲正在推行“新殖民主义”政策;中国正在“独霸”非洲;中国以“一带一路”经贸合作之名设置“债务陷阱”以达到全面控制非洲政治与财富的目的。

然而,审视事态发展的逻辑和客观数据,我们就可以发现,有关上述三个方面的负面评价存在巨大的疏漏和错误。非洲蓬勃发展的现实使得非洲人民被迫接受殖民主义的可能性荡然无存;包括美、法、日、印等在内的全球许多大国都在积极进入非洲寻求合作,中国根本做不到“独霸”非洲;至于中国设置“债务陷阱”的说法更是无稽之谈,完全无视中国投资的商业属性。

“新殖民主义”没有基础

相对于“新殖民主义”的提法,任何一个非洲国家对于“殖民主义”都不陌生。近代以来影响力与规模最大的殖民行动来自于欧洲,地理大发现时代以来,欧洲殖民者利用先人一步的工业优势,成功将包括非洲在内的广大地区强行变为自己的殖民地。这种殖民主义在形式上的主要特点包括:以强占领土为前提,继而摧毁当地原有的政治、经济与社会秩序,建立新的由外来殖民者控制的社会系统,从而实现掠夺资源、人口等财富的便利。“新殖民主义”则被认为出现了形式上的巨大改变,殖民者并不直接强占领土,而是通过多种软性方式控制对象国。

然而,无论是传统“殖民主义”还是“新殖民主义”,都应该注意到其本质在于被殖民的国家事实上隶属或者附庸于殖民母国,没有说“不”的权力。在当今的非洲,这是完全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任何一个非洲国家政府在主观上都有拥有自主决策的绝对权力,在客观上也不面临被强迫的困境。这是冷战结束后国际格局发生根本性变动为非洲带来的巨大优势。

冷战期间,广大非洲国家或者面临争取民族解放的艰巨任务,或者面临独立建国后百废待兴的发展难题,因而常常不得不在美苏对立的国际大环境中选边站。冷战结束以后,特别是21世纪以来,非洲的地缘政治优势明显上升;同时非洲拥有庞大的人口基数与全球最高的人口增长率,市场潜力巨大,各类资源丰富;另外,非洲国家众多,因而在各类全球性组织中都具有重要的影响力,这也是域外各大国所特别注重的要素。譬如,以色列目前高度重视对非洲的投资及政治攻势,因为以色列政府尤其看重非洲国家在联合国大会的投票权,这对于耶路撒冷及戈兰高地的归属问题具有至关重要的意义。

因此,可以形象地说,这不是一个非洲讨好大国的时代,而是大国向非洲主动寻求合作的时代。非洲在这场博弈中占据主动地位,非洲各国政府可以自由地选择合作对象,并且要求以最符合本国利益的方式开展合作。所谓的“新殖民主义依附论”完全没有可存在的基础。

“独霸”非洲罔顾事实

有关中国追求“新殖民主义”政策的负面舆论,与中国正在“独霸”非洲的论调是一脉相承的,然而通过一系列的数据与事件就可以看出,这种指摘是完全不符合事实的。

首先,从高层互动来看,中非合作论坛的确是目前全球范围中与非洲相关的规模最大的峰会,然而却并非独一无二的。自1993年开始,日本政府与联合国非洲问题特别顾问办公室、联合国开发计划署、非洲联盟以及世界银行共同举办“东京会议”,2016年首次改为在非洲举办,并将会议由五年一届改为三年一届,由日本与非洲轮流举办。法国作为非洲众多国家的前殖民宗主国,从未退席对非洲的政治公关,法国政府目前定期举办的高层会议包括法国与非洲和平与安全首脑峰会、法国-非洲经济论坛、法国与非洲新型经济伙伴关系论坛等。美国除制定了《非洲增长和机会法》以外,还借此搭建了非洲增长和机会法论坛,迄今已经举办了17届。

上一篇:“致敬女性•致敬母亲”系列公益活动在广州大 下一篇:东北振兴首要破解的是“失血不止”难题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